您好,欢迎进入十堰市天门商会!

[请登录] [免费注册]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最新公告内容:关于认真做好2018年会长值班制度的通知

站内搜索:

瑞郎暴涨风暴 中国留学生学费一夜上涨三万

              瑞郎“任性”中国留学生成本猛增

  瑞郎暴涨风暴来袭,各种银行、基金、外汇交易机构遭遇一夜巨亏,对中国外贸企业影响或有限

  “消息一出,我们学费在一小时之内就涨了约3万元人民币。”就读于瑞士酒店管理学校的中国留学生睿怡昨日对记者抱怨。

  留学生的“无妄之灾”源于“任性”的瑞士央行。

  15日,瑞士央行突然与“牵手”三年的欧元“分手”:放弃欧元/瑞郎1.20的汇率下限,并降息至-0.75%。消息一出,欧元暴跌,瑞郎兑欧元一度出现超过40%的历史最大涨幅,截至发稿,欧元兑瑞郎进一步下探到0.9907。

  瑞士央行为此付出了外汇储备缩水700亿美元的代价。但瑞士央行行长乔丹认为,这是“长痛不如短痛”。因为过去为了维持1.20的下限,瑞郎一直以来只能贬值不能升值,需要持续购买大量欧元资产。

  但这样的突然之举是否考虑到芸芸众生?瑞郎曾是一个货币“避风港”,现在押注瑞郎下跌的投资者、外汇券商、出口企业如同大大小小的“船只”,被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得手足无措,但又不得不开始接受风浪的考验。

  留学生:学费一夜涨三万

  瑞士央行的突然之举,让不少在瑞士的中国留学生“叫苦不迭”。

  “我们学费在一小时之内就涨了约3万元人民币,留学生朋友几乎都在边吃饭边刷汇率走势,微信朋友圈也都被汇率刷屏,早晨打招呼时都在谈汇率。”睿怡对记者表示。

  此时瑞士正值新学期缴纳学费之时。以上述酒店管理学校为例,每学期学费约3万瑞郎,由于当日瑞士央行取消汇率下限,若以人民币支付学费,相当于学费瞬间涨了约3万元人民币。

  “不少朋友都在抱怨,瑞郎要是再涨就不想读书了。”睿怡告诉记者,现在有部分学生提出可能会延期支付学费,估计是想等汇率走低,稍微减小点损失。

  当然,有人欢喜有人忧。该留学生表示,他就读的瑞士酒店管理学校提供学期实习项目,因此不少在瑞士实习的学生就充分享受了瑞郎上涨的好处。

  投资者:瑞士央行消失了?

  “第一眼看到汇率走势,我真的怀疑,难道瑞士央行从地球上消失了?”某外汇交易员对《第一财经(微博)日报》记者感叹。

  该交易员如此惊讶的原因是,自2012年以来,瑞士央行一直将欧元/瑞郎汇率牢牢稳定在1.2。因此该交易员每天都会打开欧元/瑞郎的默认图表(交易软件),看看是否有套利机会,一般欧元/瑞郎降低到1.1980附近,就会遭到调控,此时抓住机会,就可以获得无风险收益20个点。

  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当晚瑞士央行消息一经公布,欧元兑瑞郎瞬间从1.20下滑至1.04附近,1600点的跌幅意味着最保守的保证金交易盘也会爆仓。一张外汇合约的价值是10万美元,主流的外盘平台100倍杠杆,保证金1000美元,汇价波动1点的价值是10美元。一个标准仓位是2万美元,能承受2000点波动。1000美元一手的开仓只占用5%的仓位,算相当保守,即使这样,也承受不了蹦极般的感觉,更不用考虑持有别的头寸。

  更严重的是,瑞士央行出其不意的举动引发金融市场 如“海啸”般的连锁反应,全球多家外汇交易商、对冲基金和银行遭受巨大损失,部分规模较小的公司以破产告终。

  受到瑞士央行的“重磅炸弹”影响,全球最大外汇交易商之一的福汇公司(FXCM)15日股价重挫15%至12.63美元的历史低位,16日盘前交易中股价跌幅一度达到90%。

  这家号称“让客户能够一个平台上买卖原油、黄金、白银、股票指数及外汇”的交易公司据说上个季度交易额达到1.4万亿美元。其网站发布公告称,在“史无前例的重大市场波动”中遭受2.25亿美元损失之后,将无法满足当局的监管资本要求。

  作为福汇最大的经纪人,花旗集团可能向该公司提供数千万美元的贷款以帮助其度过危机。不过,瑞郎突如其来的升值也给花旗集团带来共计1.5亿美元的损失。同时,德意志银行的损失也达到了1.5亿美元,巴克莱银行的损失接近5000万美元。

  彭博新闻社援引知情人士的话称,操持EverestCapital基金公司的马尔科·迪米特里杰维奇(MarkoDimitrijevic)正在关停旗下最大的对冲基金GlobalFund。该基金自2014年底投入8.3亿美元做空瑞士法郎。近日瑞郎大涨后,该基金几乎血本无归。

  出口“噩梦”将启?

  瑞郎升值的受害者远不限于外汇投资者、券商,对于出口企业而言,这场“噩梦”可能才刚刚开始。

  “瑞士央行的行动对出口产业和旅游业是一个海啸,最后将波及整个国家。”Swatch首席执行官NickHayek表示。瑞银预计,瑞士出口商品将因此受到50亿瑞郎的直接损失,相当于让瑞士GDP损失了0.7%。

  万幸的是,由于瑞士出口在中国总出口中所占比例仅0.1%,因此这场危机对中国企业影响非常有限。

  安徽省服装进出口股份有限公司向瑞士的出口贸易已经持续了十几年。该公司负责瑞士贸易的经理孟卓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中国大部分的进出口企业为了稳定,在签合同时选择的结算货币都是美元,因此瑞士法郎升值并不会直接影响到中国企业的利润。

  不过,由于货币升值,瑞士企业可能会加大对中国的进口贸易。那些为瑞士生产纪念品或小礼品的中国企业最近可能会收到更大的订单。

  孟卓也坦言,这些年对瑞士的出口额逐年下降,今年的订单仅几十万美元。原因是德国作为欧洲服装市场的中转站作用越来越明显。由于瑞士进口规模相对小,当地企业开始逐渐放弃向中国企业的直接进口,转向从德国这一中转站进口服装,哪怕会稍微贵一点。

  孟卓认为,瑞士法郎升值对中国进口业务影响可能会更大,比如瑞士公司提供的环保测评服务,当地热门的旅游医疗以及钟表和机电产品等都将会变得更昂贵。康瑞德(GregorConrad)是一名长期在中国从事金融投资和贸易的瑞士人。作为郎阔资本(LanguardCapital)的投资总监,他告诉记者,瑞士法郎的升值会使瑞士产品更加昂贵从而在短期内降低中国的购买量。长期而言,瑞士的产品会凭借良好的质量而维持贸易量。但不排除在瑞士法郎持续的升值中,瑞士出口企业会采取降价或打折等促销手段。

                                 (中国青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