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进入十堰市天门商会!

[请登录] [免费注册]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最新公告内容:关于认真做好2018年会长值班制度的通知

站内搜索:

天门民间故事精粹《徐苟三的故事》(四)

   徐苟三,天门人,他的故事流传已久,徐苟三的故事在天门可是家喻户晓,男女老少都能说几段。是天门民间非物质文化遗产,现在搜集到《徐苟三的故事》分享给大家.每天发一个章节,请朋友们欣赏,中间有错漏的地方,请大家原谅!

888--11___副本.jpg

                  四、苟三出世


  逶迤绵延,远观弄姿,近看餐秀。天门五山,如一幅画,挂在天穹西壁,又如一桌美味佳肴,诱人入席。弯勾半弧,巍然静立,如听封五神,由西往北是:青龙山(后作青山)、龙尾山、天门山、佛手山(后作佛子山)、五化山(后作五华山)。传说很早以前,有五个叫化子,在天门东北角的一个无名山上栖住,一次在草丛山洼中捉住了五条小蛇,五化子公平合理每人饲养一条,准备日后浪迹江湖,凭它混口饭吃。一段时间,五条蛇逐渐长大,颜色分明各异,一黄一赤一青一黑一白。又过一段时间,五条蛇长得碗口粗细,头上慢慢露出头角。五化子一看,傻了,这哪里是蛇,分明是龙。五个叫化子哪敢怠慢,废寝忘食,全力精心饲养。山上可吃之物吃完,五叫化子下山去乞讨,时间一长,方园百里的人都知道这山上住着五个叫化子,人们就把这山叫做了五化山。五条龙终非池中之物由人饲养之种,饱受了日月之精华、天地之灵气,乘一个暴风雨之夜,就想上天而去。佛祖法眼独慧,法度苛严。无功无德无道痕,怎能轻易上天去,要想上天堂,先过我佛手,再由天门入。佛手一伸,一手遮天,五小龙哪里过得去。黄龙坠入佛手正东面,白龙跌在佛手下,青龙从佛手前飞过,坠入佛手西南面,赤龙坠到佛手南面,黑龙凶猛,直冲佛手手掌,口中黑气一喷,就要从佛手无名指和小指之间穿过。黑龙无礼,佛祖将无名指和小指稍稍一并,黑龙一条大大的尾巴被剪下,掉在佛手西边。黑龙负痛往北窜去,一头撞穿京山十八里(就是现在京山县旅游地——空山洞),直入黑水潭。这是天门地名青龙山、龙尾山、黄龙潭、白龙寺、天门山、佛手山来历的传说。赤龙气力最大,飞得最高,被佛手弹下时入土最深,这就是黄龙地段县河南岸一条一里多路长的细细的形如龙身,别无仅有的红土脊背,它上面什么植物也不长,什么动物也不寄生,一片片土如一片片红色瓦片,好象一片片龙鳞。黑龙被剪断尾巴,呆在黑龙潭中,始终不能上天,烦燥时就卷起一阵恶风扑向佛手。这就是天门境从佛手山经渔薪、汪场等地一直到汉江边黑流潭,时有龙卷风袭击的传说。(红土脊背和龙卷风的形成,现在天门的有识之土正在考查研究)。佛祖一手遮天,挡住五龙上天,就在此地留下一形如手掌的佛手山,人们对着佛手山行走,走着走着,就觉得佛手山五个山尖中的两个山尖就象佛手的无名指和小指在时张时合,其实,那也只是有心所使,视角变化而已。
  天门县城座落在天门五山和汉江形成的环抱中心,一条大河由西向东在天门县地域中心穿过,这条大河通常称县河,后有肖楚女献身灭河怪,由徐苟三等人上书定名,始称义河。在县河中段边上,座落看天门县城。
  县城西郊有个陆家村,村头住着一徐氏人家。徐家并不是最穷最穷的穷户,有三间茅草屋,一间磨房一头驴,全家五人生活,两老今年四十六、七岁,膝下两个儿子,大儿子二十八岁,老实憨厚,家庭又不富裕,未能娶妻成室。徐家生大儿子,新家添口,总想有头牛来开几分荒地,产点粮食,糊口渡日,夫妇俩把儿子起名黄牯。二儿子二十四岁,生得膘悍,爱讲横道理说犟话,打鱼摸虾,救起一个投河寻死的女子,娶为妻室。二儿子出生时,爹在山上捡到一头被野兽咬得半死的驴子,弄回家救活,打算靠它开间简陋磨房,给大户人家和豆腐商人加工豆腐,赚钱养家糊口,夫妇俩把儿子起名驴子。二儿子成家,媳妇二姑,心眼不宽,性情乖戾,兼几分刁泼,与公爹公婆不和,看不惯大哥憨相,总撺掇驴子闹分家。老夫人老大一把年纪又怀身孕,二姑更是慌神,双脚一跳,公开吵嚷要分家。老爷没有办法,奈何老夫人临产在即,硬着头皮,强拿态度,生下孩子后,三一三余一分家。
  年景乖戾,生意欠佳,接话不多。两老潜心静神,在磨房磨豆腐,磨着磨着,老夫人发作,不是第一次第二次生孩子,两老并不十分重视也不显得慌张,稳住磨盘,稍事收拾,孩子就降生了,老爷搓手挪眼,呆滞滞的,脐带,脐带,就是细细的肠子,快拿剪刀剪断它。老爷笨手笨脚,剪刀左手换右手,右手换左手,不知从何处下手,婴儿哭得更是厉害,哭声抑扬顿挫、有高有低地转了几个弯,好象说着心中无穷的话。老爷终于剪断脐带,婴儿还在啼哭,夫人温和地说:狗肉不上正席的东西,委屈你了吧,没重看你吧,看你哭得标新立异,总是个爱耍弄嘴皮子的货色,我捏歪了你的嘴,只指望你以后少惹事生非。夫人说着,当真用手轻轻的温柔的在婴儿嘴角上捏了一下,婴儿的嘴微微歪斜,果真不哭了。
  夫人,三儿,三儿,九百九十九,不是一千(金)斤。
  三儿,你这个狗三儿。
  夫人差矣,夫人差矣。此儿苟不同,不作犬狗,应叫苟三。
  按照传说,这个苟三,就是么姑丈夫大水从倪家竹院带回去的那六根竹子中丢在徐家茅房旁的那一根竹子的遗脉,如果真龙不被夭斩,徐苟三应做真龙天子争夺天下的军师。苟三在娘胎内不安份守已,捣腾来,闹将去,在雏龙夭折前三天出世。主子夭折,徐苟三生不逢时,只能做个难登大雅之堂的邪神,戏强扶弱,游耍人生,寡嘴一张,生出无端事非,引出无数故事。
  徐苟三爱动不爱静,两三个月时,就能伸腿舞手做捏样,咿咿呀呀打利喏,未满周岁,已能站立行走,口出新语,事事超过一般小娃娃。
  徐苟三刚满周岁,徐家三兄弟终于分家,三间茅草屋、一个磨房、一头驴为总财产,分成三份,二间茅草屋为一份,一间茅草屋和一头驴为一份,磨房为一份。通过拈砣(抓阄),大儿子拈到磨房,二儿子拈到二间草屋,苟三由父代拈,拈到一房一驴,大儿子没有妻室,老实和善,与两老和苟三仍在一起生活,单单分开二儿子两口子。分家后,兄弟间也没显得怎么不亲热,二姑刁泼小气,大小事都爱占个便宜。苟三依在父母怀抱中和大哥一起,一家子磨豆腐挣点钱,剩点豆糟,黄牯吃得亏,打鱼摸虾挖藕采莲,做长工打短工,日子倒还得过去。二哥二嫂租种任员外五亩地,拖租欠粮,日子也一天天的推过去了。今冬明春,光荫荏苒,一晃,徐苟三六岁出头,到了惹事生非撩气呕的岁数。

                          5555-3.jpg                                    

                                          (未完待续)